在记忆消失以前

December 06, 2012

Legoland 的疯狂时光

Legoland 虽称世界只有数座,但除了精致的各国名胜地,建筑物,城市的惟妙惟肖让我们觉得颇有价值的小人国仿制以外,其实单程入门票真有点小贵,因为主题不多,玩乐性质的也不多,大部分在室外,下雨的时候就有点狼狈了。可是倘若家居附近,家有小孩,买上全年性无数次的入门票的话,还可以接受吧。。。这里打的是家庭日,温暖牌。。。

 请将这栩栩如生的城市对号入座。。。
 精致无比的船运。。。
 因为时雨时晴,手上各三十多元的雨伞,最后变成有价值的纪念品。。。
Panda :" A Family We Are..."

城堡前的经典一幕。。。

 父母终于也和我们闹起来了,搞怪一拍。。。
天外飞仙。。。

August 26, 2012

我是一只鸵鸟

忘了自己有没有看过鸵鸟,如果有也应该是在动物园一睹过其风貌,手头上没有鸵鸟照,不过以小绵羊的屁股照来充充场面也有一定的效用吧。。。

鸵鸟,是一种不能飞的鸟,也是现存最大的鸟。
鸵鸟的大眼睛可以看到5公里以内的物体,奔跑速度可以达到45公里/小时,是名副其实的千里眼、飞毛腿,即便如此,它们也有被劲敌追赶无法脱身的时候,据说此时,它们就会把头埋进沙子里,以为自己什么都看不见,就会太平无事。

所以,有时会听到有人那样呼唤某人为鸵鸟,而这鸵鸟的意思就是指鸵鸟精神,即比喻不肯正视困难和危险的人,喜欢逃避,将头埋在沙地里,算是给自己一些歇息的空间。   而很多时候,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当一只鸵鸟。可是城市里的鸵鸟比起生活在非洲沙漠地带和荒漠草原的鸵鸟危险多了。总会有人强迫性的将你的头抬起来,面对这个世界,而逼于无奈的生活只会活生生的将人榨干,才肯罢休。

August 16, 2012

看海的那些人和事

在寒冷的天气下,可以看到一对又一对忙着记录恋情的恋人们。

甜蜜的婚照进行中。。。

黯然的枯木。。。


衬托。。

嬉闹的我们穿得多么密实。。。

 读心的当下。。。
沐浴于一望无际大海边,不知什么时候穿着棉衣的小狗也相伴在侧。

每天都可以来一趟心灵洗涤的当地人,羡煞旁人。。

心事相伴

 儿时乐事


童年往事

在垦丁海边的那个下午


日前,友人说起即将前往海边散心,让我想起了那个在垦丁海边看海,看天的日子。。。

 

澎湃。。。
 暗涌。。。。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听,那海浪声。。。

 枯望。。。
遗忘。。。

等待。。。

那段与海相伴的恬静。。。

August 01, 2012

心。战


乍看。
蜘蛛盘丝。
纵横交错。
缘起缘灭。

生命刹那的紊乱莫过于心念的战役。
缠绕的心房只是需要一个停泊的瞬间。

再看看。

在心的深处会不会。
早已存在着浪漫的灵魂。
还有皎洁的初心。

你说。
这像什么?

May 06, 2012

考试的五月天

人家的五月天,是欢乐出走的月份。
我们的五月天,是冲匆考试的月份。

又是抱头苦读,没有朋友的日子啊。。。

April 22, 2012

Forever Love...


                                                    Falling in Love , Falling Forever....

April 20, 2012

心影


小船摇摇晃晃
停泊在湖的另一面

心事起起落落
藏在生活的另一端

斜阳折射出来的光线
温煦着错落有致的船只

借来短暂的光影画像
抚慰着零落的心之阴影

April 19, 2012

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
有时
是一种奢侈

就好像
拥有
那一片天的
那一个下午

April 15, 2012

转载:医生得了绝症,为什么会放弃治疗?

当医者面对自身死亡——医者执笔,深度剖析临终医疗利弊。



作者:Ken Murray 医学博士 南加州大学家庭医学科副教授


多年前,一位德高望重的骨科医师,同时也是我的导师——查理,被发现胃部有个肿块。经手术探查证实是胰腺癌。该手术的主刀医生是国内同行中的佼佼者,并且,他正巧发明了一种针对此类胰腺癌的手术流程,可以将患者生存率提高整整三倍——从5%提高至15%(尽管生活质量依然较低下)。查理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第二天就出院回家,停了自己的诊所,并自此再也没迈进医院一步。他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家庭生活上,非常快乐。几个月后,他在家中去世。他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化疗、放疗或是手术。他的保险商也为此省了一大笔钱。


人们通常很少会想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医生也是人,也会迎来死亡。但医生的“死法”,似乎和普通人不同。不同之处在于:和尽可能接受各种治疗相反,医生们几乎不爱选择被治疗。在整个医务工作生涯中,医生们面对了太多生离死别。他们和死神的殊死搏斗太过频繁,以至于当死亡即将来临时,他们反而出奇地平静和从容。因为他们知道病情将会如何演变、有哪些治疗方案可供选择,以及,他们通常拥有接受任何治疗的机会及能力。但他们选择——不。


“不”的意思,并不是说医生们放弃生命。他们想活。但对现代医学的深刻了解,使得他们很清楚医学的局限性。同样,职业使然,他们也很明白人们最怕的,就是在痛苦和孤独中死去。他们会和家人探讨这个问题,以确定当那一天真正来到时,他们不会被施予抢救措施——也就是说,他们希望人生在终结时,不要伴随着心肺复苏术(CPR)和随之而来的肋骨断裂的结果(注:正确的心肺复苏术可能会致肋骨断裂)。


几乎所有的医务人员在工作中都目睹过“无效治疗”。所谓的无效治疗,指的是在奄奄一息的病人身上采用一切最先进的技术,来延续其生命。病人将被切开,插上导管,连接到机器上,并被持续灌药。这些情景每天都在ICU(重症监护病房)上演,治疗费可达到10,000美元/天。这种折磨,是我们连在惩罚恐怖分子时都不会采取的手段。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医生同事跟我说过:“答应我,如果有天我也变成这样,请你杀了我。”


每个人的话都如出一辙,每个人在说的时候都是认真的。甚至有些同道专门在脖子上挂着“不要抢救”的铜牌,来避免这样的结局。我甚至还见过有人把这句话纹在了身上。


将明知会带来痛苦的医疗措施用在病人身上,这本身就是一种折磨。


作为医生,我们被训练得“从不在医疗实践中表露私人情感”,但私下里,医生们会各自交流发泄:“他们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做出那种事?”我猜,这大概是医生和别的职业相比,有更高的酗酒率及抑郁倾向的原因之一。这个原因使我提前10年结束了自己的医务生涯。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医生们在病人身上倾注了如此多的心血和治疗,却不愿意将其施予自身?答案很复杂,或者也可以说很简单,用三个词足以概括,那就是:病人、医生、体制。


先来看看病人所扮演的角色。假设甲失去意识后被送进了急诊室:通常情况下,在面对这类突发事件时,甲的家属们会面对一大堆突如其来的选择,变得无所适从。当医生询问“是否同意采取一切可行的抢救措施”时,家属们往往会下意识说:“是。”


于是噩梦开始了。有时家属所谓的“一切措施”的意思只是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但问题在于,他们有时可能并不了解什么是“合理”;或者当沉浸在巨大的迷茫和悲痛中时,家属们往往想不到去仔细询问,甚至连医生的话也只能心不在焉地听着。在这种时候,医生们会尽力做“所有能做的事”,无论它“合理”与否


上文提到的场景随处可见。医生们不可能要求每位病人家属都能冷静下来,专心致志配合临床工作。很多人可能会以为CPR是种可靠的生命支持方法,但事实上,它可谓成效甚微。我曾收治过几百名先被施行了CPR术而后送到急诊室来的病人。他们当中只有一位健康的、没有任何心脏疾病的男性是最后走着出院的(他患的是压力性气胸)。如果一位病人曾患有严重的疾病、或是年事已高、或有不治之症的话,那他即使接受CPR以后复原的几率也很小,但所要忍受的痛苦将是巨大的。知识的不足、错误的期待是导致糟糕决定产生的主要原因。


很显然,病人只是原因之一。医生们也是。问题在于,即使医生本人并不想进行“无效治疗”,他也必须得找到一种能无愧于病人和家属的方法。假设一下:急诊室里站满了面露悲痛,甚或歇斯底里的家属们——他们并不懂医学。在这种时候,想要建立相互的信任和信心是非常微妙且难以把握的。如果医生建议不采取积极的治疗,那家属们很有可能会认为他是出于省事、省时间、省钱等原因才提出的这个建议。


有些医生能说会道,有些医生坚定不屈,但无论如何,他们面对的压力都一样大。当需要处理涉及“临终治疗选择”一类的事宜时,我会尽早把自己认为合理的方案一一列出(任何情况下均是如此)。一旦病人或家属提出不合理要求,我会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将该要求可能会带来的不良后果一一解释清楚。假如听明白以后他们仍坚持这么做,那我会选择将病人转去别的医生或医院继续治疗。


是不是该更强势一些呢?有时候,即使病人已转去别处,我依旧不能停止责备自己。我曾收治过一位律师病人,出生于显赫的政治世家。她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并且循环功能很差,更糟的是,她的脚逐渐变得疼痛难忍。作为业内人士,我权衡了利弊后,尽一切可能阻止她去做手术。但是,她最后还是找了位我不认识的外院专家,后者并不很了解她的全部状况,因此,他们决定在她血块日益积聚的双腿上做支架手术。这次手术没能恢复她的循环功能,同时由于糖尿病,她的创口无法愈合。很快,她的双腿开始坏疽,最终截肢了。两周后,在那个为她进行了手术及之后所有治疗的著名医学中心里,她去世了。


从这类故事里想挑出医生或病患的错并不是件难事。但在很多时候,医患双方都只不过是这个推广“过度医疗”的庞大系统中的受害者而已。在一些不幸的例子中,一些医生用“有治疗,就有进账”的思路去做一切他们能做的事,为了钱而不择手段。而在更多的例子中,医生们只是单纯出于害怕被诉讼,而不得不进行各项治疗,以避免官司缠身的下场。


然而,即使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这个系统仍然能够使人身陷囹圄。


我有个病人名叫杰克,78岁,疾病缠身,曾做过大大小小共15次手术。他曾和我说过,以后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接受仰赖机器的生命支持治疗。然而,在某个周六,杰克突发严重中风并很快失去了意识。他被火速送往急诊室,妻子当时不在身边。那里的医生用尽全力将他抢救过来,并将他插了管,转入ICU监护室。这简直是杰克的噩梦。当我匆匆赶到医院并接手了杰克的治疗后,我拿出杰克的病历本和他的私人意愿,经过和他的妻子以及医院相关部门的谈话后,拔掉了他的生命支持,随即坐在他的身边。两小时后,他安然地走了。


尽管杰克的意愿有正式文件为据,他也没能完全按自己的愿望死去。这个系统还是进行了干预。事后我发现,当时的一名在场护士曾将我拔管的行为以“涉嫌谋杀”上报给监管机构。当然,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因为过程的每一步都有理可循。杰克生前留下的大量文件清晰地证实了这一点。然而,面对法律机构的质疑是每一位医生都不想面对的事。我本完全可以忽视杰克的私人意愿,将他留在ICU里苟延残喘,以挺过那最后的几周时间。我甚至可以通过这么做来多赚点诊疗费,让保险公司多付近50万美元的账单。难怪那么多的医生都在进行过度治疗。


不过,医生们仍旧不对自己过度治疗。因为这种治疗的结局他们见得太多。几乎所有人都能呆在家里宁静地离去,伴随的疼痛也可以被更好地缓解。临终关怀和过度医疗相比,更注重为病人提供舒适和尊严感,让他们能安然度过最后的日子。值得一提的是,研究发现,生活在临终护理所的终末期病人比患有同样疾病但积极寻求治疗的病人活得更久。当我前阵子在广播里听到著名记者Tom·Wicker“在亲人的陪伴中,安详地去世了”的消息时,不禁愣了一下。
——值得庆幸的是,现在这样的消息已经越来越多了。


很多年前,我的表哥大炬(因出生在家里,由火炬照明而得名)发了一场病,事后查出是肺癌,并已扩散至脑。我带着他去见了各种专家门诊,最后明白了:像他这种情况,如果采用积极治疗的话,需要每周3-5次去医院化疗,而即使这样他也最多只能活4个月。最终,大炬决定拒绝任何治疗,仅仅服用防止脑水肿的药物,回家休养。他搬进了我家。我们在之后的8个月里共度了一段快乐时光,做了许多小时候爱做的事。我们去了迪士尼公园,这是他的第一次。我们有时也宅在家。大炬热爱体育,他最中意的事就是边看体育赛事,边吃我做的饭。在那段时光里,他甚至长胖了几斤,每天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完全不用忍受医院那糟糕的饮食。他没有经受剧烈的疼痛,情绪一直很饱满快活。直到有天没再醒来。他昏睡了三天,最后安静地走了。这八个月来他在医疗上所有的花销,仅仅为20元的药费。


大炬不是医生,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生活的质量,而非生命的长度


我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不也正是这样想的吗?假如死亡也有一种艺术形式,那它应该是:有尊严地死去。至于我,已经清楚地向我的医生说明了我的意愿。放弃抢救,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对于绝大多数医生来说都不。当死亡最终来临的时候,我可以不被奋力抢救,而将安详地睡去,就像我的导师查理,我的哥哥大炬一样;就像我的那些做了同样选择的同事们一样。
 
转载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2cefc10102dw45.html >

April 04, 2012

霸王和虞姬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再看了一次《霸王别姬》。。。这完全是一部悲剧本子。

短短数小时的电影,我们看到了京剧的兴旺,繁茂的时代,然后经历日本占领,改革,共产党等动乱的社会。京剧的生死存亡在一片一片的人声中灿烂,延续和湮灭。京剧里的人生各自无奈的适应着社会的动荡,而如蝶衣那么的入戏,现实和生活已分不清的戏痴,戏疯子注定要痛苦的独活,陨落。

虞姬是真虞姬,霸王却是假霸王。

蝶衣和菊仙都爱错了人,爱上了一个意志不坚定,立场恍惚,容易被时代变迁的而影响的假霸王,爱得深,伤得深,所以二者的结局都只可以自我了结。一个心灰意冷的梦醒了,辜负了自己笃定的付出;一个只想继续活在永不结束的戏梦中,继续成为那个他恍乱了的真虞姬。

其实到最后每一个人都是注定孤独的。袁四爷亦然,菊仙亦然,蝶衣亦然,小楼亦然。。。


April 01, 2012

人生有几多个九年?





今晚,再看一场霸王别姬。。。

March 21, 2012

有些生活

有些事情你并不想做,但你必须做;
有些事情你很想做,但你不可以做;
有些事情你必须做,但你不要做;
有些事情你不必做,但你做了;

这些错综复杂的想和不想,需要和不需要,可以和不可以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一个难以解释的混乱关系,然后莫名其妙的将人生的遗憾和美好都调转来玩弄一番,最后将这些无须有的污点硬塞在他们回忆的篇幅上,硬将上扬的嘴角往下拉,硬将泪水洒落在美好的一天上。

愤愤不平的为什么?
丢了出去的声音在弹回了几次的声响后,
最后只是回到了最初的耳朵上,没有人回应。

有些生活就只是这样。

在垦丁鹅銮鼻公园,一个男人在同一片大海前,换了几个不一样的位子,却同样对着大海深深的思索着。。。我也学着,在他坐过的地方,望着同一个角度,深深的思索着他所思索着的事儿。。。然而,有些事情就算思索了一辈子也是会回到原点,纵然你不曾忘记那一片海,那一片天空给你的叮咛。

March 14, 2012

吃。在台南

不是每一次享受美食的时候都来得及将他摄下,有时候你一边手拿起相机,一边手已经将他装进肚子里了,所以剩下的只有这些了。。。


大大粒的再发号百年肉粽真的可以当真餐吃啊。。而且原来他们的肉粽都回配合着一些酱油类的调味汁来食用。


味道实在不错,关着耳朵,关着思想,关着眼睛,将所有入口即溶的肥猪肉送进口中,那一刹那是幸福的,心想着在这里走那么多路,吃些肥油没关系吧。。这是嘴馋的借口。


中午一到步,就寻着地图拐了几个弯,争取时间一尝闻名已久的肉粽,其实店铺内还有其他看来很让人垂涎的食物,可是到此一游的我们必须尽快赶到下一个地点走走,也要留些空位给另一些美食。

可是其实尝过了以后,突然很想念妈妈的粽子,那种稍微褐色一点,吃起来很有弹性的糯米饭,再加上很多的配料,最重要的是没有肥油只有瘦肉,味道一级棒,一天就可以将5至6粒吃进肚子里了,其实怎么没有人宣传我们的肉粽呢?


当然不忘走累了,停下来在安平豆花冲冲电,这里的客人也是济济啊。。。


滑溜溜的豆花再配上你钟意的红豆,绿豆,珍珠等等。。。可让人消一消暑气,继续下一站。而我们的下一站就是和高雄的友人相见,第一次的见面有点紧张,然而跟着来的是更多的不好意思,因为台湾人真是太好客了,不止抽空带我们吃了道地的鲁肉饭等美食,还大包小包的相送了一大堆手礼,这份厚意我会一直都铭记着。。。

March 13, 2012

很想。。这样

    今天,我,很想这样。。。。。。

March 07, 2012

始于足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在蓝蓝的星期一的那一个下午,看过了医生,将这几天要吃的药装进包包后,就开始往地铁站走。步履一直被晃动的光影影响着,头昏脑涨似的,身体几乎撑不起了即将垂下的头所给于的重量。眼睛勉强的撑开,不理会头部疼痛的呼应,还有身体发出熊熊烈火的讯息,一直一直重新调整步伐,往回家的路上走去,虽然这距离还得花上至少30分钟。

步伐开始零乱,萎软,将脚步提起,放下的过程竟然变得那么困难,没有规律,无法操纵。最后,我放弃了。我任由双脚交互的拖拉着对方,借着和马路上,地板上的摩擦,勉强的撑着身躯往回家的路途走去。

就在我要抵达家门的那刹那,有种感动和领悟,古人所谓的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真是不简单的真理,却又那么的实在。如果我不勉强着自己,双脚没有停止的前进,我是最终无法回到家里,那个目的地的所在。如果那个时候我选择瘫坐在那里,不管心里想回家的欲念多强也还是回到原地打转。

就好像我们经常有几百个年头在酝酿,却从来没有认真付诸行动一般;就好像我们经常告诉莫某自己很想达成什么目标,却又只有空谈,不真真实实的去尝试一样,是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到了一座山,不跨步开始往上爬,你就不会看到沿途的风景,不知道山后面是不是山。就算要周游列国也要从这个国家开始,然后再另一个国家,一步一脚印啊。。。不要以为到那里都会有顺风车,有贵人相助,如果自己双腿不走到有公车的地方,又怎会搭上车呢?

所以佛陀总是说:“我告诉了你们路该怎么走,剩下的就是要靠你们自己打开脚步向前跨进了,不然你一直站在原地,又怎么能到达终点呢?”




March 04, 2012

昨天。今天


昨天,所有朋友的生日日期,不须刻意记住,也会定时浮现在脑海。
今天,就算是挚亲好友的生日,也会随时没了踪影。

昨天,不需要记忆卡,电话簿里的电话号码都可以轻易的脱口而出。
今天,就算是自己的电话号码,也要一段时间才可以牢记在心里。

昨天的记忆能力,是否因为先进的科技而慢慢退化?
昨天的热情,是否也因为年龄和网络的强势而逐渐冷淡?

February 29, 2012

华丽的夜色


        从Vivo City眺望,五光十色,璀璨华丽的Sentosa。。。这样的夜色,第一次看会是欢喜,看久了在你心里就会稍稍黯然失色了。

       还是怀念那些黑漆漆的夜空中闪烁的萤火,一闪一闪的漫天星空,天天看都不会厌弃,还会越看越爱上夜的魅力,延续的自然惊叹号。

       想念那些在村落的日子,虫鸣协奏的小时候,夜纯朴而不做作,每一个夜晚都可以让人注入新的生命力,启发新的感悟。想念那些听着海浪声,等待流星,远离高科技,却可以写出一篇又一篇感情满满,拍案叫绝的文章,那个叫做思念的夜。

       城市的夜,还是太娇媚了。。。有点不习惯。

February 28, 2012

好摄小模特儿

乌溜溜的小眼珠,很想捏一把的小脸蛋

来个微笑。。。


来一个傻劲儿的,搞笑的。。。
哎呀,不玩了,我想去玩水,你们拍完了没有啊。。

保留一张N 年后拿出来的少女照。。

 一定要见识的超长睫毛。。。

美人鱼出水芙蓉照一张。。

好爽快。。。等了一整天,终于可以下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