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消失以前

November 20, 2007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还记得,童年许下的梦想吗?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最近在报章上阅读到关于46 岁的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 资讯科技系教授兰迪波许(Randy Pausch)的那一场~~人生最后的一场演说,颇有感触。“ 我出生在1960年。在8,9岁时,电视上正播放人类登月。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我们不要忽略灵感和允许梦想的巨大力量。。。。。。。”
在这个年头,当每个人都在经历着一样的年龄与任务游戏,每一个人都在行步算步,小心翼翼地不敢张扬。试问,还有多少人勇于逐梦?还有多少人敢坦赤赤的告诉身边的人关于他的梦或她曾经有过的梦想列表?我相信有百分之九十的人们会选择安于现状却无可奈何的将所有所谓梦想搁置。因为他们要假装现有的就是他们想拥有的一切。我常常会突发式的问一问,结果都是一些似有似无,缥缈在另一个角落的不确定。有时,不敢改变也是因为太多顾虑与责任呢。。。且,在现在这个时候谈梦想的人们都会被他人当作不懂事,天真不实际的一群吧,似乎宿命才是那委屈的终点。然而,还是有不少成功的个案可做借镜啊!再说,梦想未必一定要达成,但想要达成的努力会让你在过程中不知不觉的实在了,而且可以体会更多不一样的极限。

有个朋友告诉我,他说他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想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可以常常带家人去野餐,而他也一直在往他的梦想出发,所以人生的每一刻都对他变得充满意义,因为每一步都正往她实现梦想的那边靠,满足的努力过程陆陆续续地让他更积极去圆梦。有些人一直在被设计的教育政策下苟生,跟着别人希望他成为的那种人靠边,虽然表面上他有着丰厚的高薪与稳定的专业形象,然,他的心理却是不实在的,对于所拥有的东西又不舍得放手。结果,缺口的生活只有在戚戚焉中落幕。
一直以来我也不敢让其他人知道关于我的梦日记。因为,我是个爱梦的女孩,列表可以累积到99 项吧!今天我逆道而行,好想模仿兰迪的豁达,谈梦。朋友说水瓶座的我有个坏处;那就是什么都贪,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学,所有新奇的,没试过的,终究什么也达不成,让我曾经好难过呢!但,无论如何,老子今天还是要清一清列表,算是给自己一个交待。往日回首看是保留梦境多抑或实现梦想多也是乐事一桩

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兼职体验业余摄影的超快感。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开一间充满中国古式味道的茶坊或者开一间有个人特色的小咖啡馆,里面可以挂上自己得意的摄照,有个文艺空间什么的。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成功结集出一本著作或者成为旅游撰稿者,饮食专栏什么的。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导一部短片或者过一过DJ瘾呢。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成为义工前线的一员或者成为瑜伽导师呢。有没有那么一天我可以出唱片呢。有没有那么一天年迈的时候可以和亲爱的在海边有间房子或有间民宿什么的可以写意的过日子呢。活到老,学到老是我的至理名言。有没有可能我依然可以学学琴,学学书法,学学瑜伽,学学日文,西班牙文, 学学游泳,学学中医,学学烹饪,学学东,学学西。。 。 。 。 。一直一直的学个不停呢?
让我们今天出发啦!

朋友,你的列表呢?

2 comments:

阿保 said...

你這篇令我回想起黃舒俊的少年狂想曲。

為什麼我會這麼聰明/為什麼我竟然什麼都行/有種強烈的預感常在我心裡/成為偉人好像命中註定/天生麗質難自棄/有時候想起自己就蠻感動的

小虾 said...

可是我没有自恋啊,只是眼高手低了一点。。哈哈。。贻笑大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