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消失以前

June 18, 2008

在台北的第二天(二)



好心的妇人告诉我们,向前走下去,经过了隧道就会到十分瀑布了,但要小心每20分钟一趟的列车。我们就摸黑的冲了过来。。。



台湾的朋友都蛮喜欢骑单车环岛游,在这里遇见了两位,不晓得是否也是背包客栈的朋友。



瀑布声渐近渐响亮,迫不及待的从藩篱外偷窥的一角。



就在铁路边的十分大瀑布,十分神奇。

站在他身边,就那么凝望着,倾听着,呼吸着,也不舍得提起脚步离开。

这是肥肥矮矮的瀑布,没有直泻而下的高度,依然气势磅礴。



与瀑布对立的观景台前就是拍摄最好的角度。

离开了瀑布继续向前走,十分车站还十分遥远。
这是不小心经过的四广潭桥,这里的桥都十分有型,而且都只是那个造型-吊桥。
这是另一个路边偶拾的静止画面。这里随意都可看到的,澄蓝的或绿的流水是那么的让人留恋。


这里的泊油路甚少车辆,很洁净的大道就唯我独有,我还打横走呢!而且走的很慢很慢。



十分追求简单美的路牌。



第一次看到铁路那么随意的建在两排店铺前。


十分车站前的吊桥一定要留影,因为这是闻名的静安吊桥。
除了名字取得好之外,我依然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比其他吊桥闻名,同桥不同命?

脱绳狂奔的小汪汪被我快门按了一下。


第二天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这位老先生。
犹如从电影里走出来一般神秘。

诺大的空间里,他就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走着。一步又一步,由远而近。我慌张的望向四周,没有摄影机的踪影。我不知道他的背影会到哪里停止,也许,他会继续走向电影里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从大华到十分车站,超出了预算的时间。我只知道我要舍弃青铜了。所以随着铁道司机前往青铜后并未下站好好的搜索就离开了。因为我要折返瑞方,乘搭客运前往九分和金瓜石。

到了金瓜石,天色也不太好了。而且上山的路还九弯十八拐的,心理已经在担心着。
结果在没有做好功课的状况下,我只是到此一游,什么阴阳海什么其它其他的都去不到了,因为那里鲜少有路标或都不明确。看了朝伟在悲情住过的场地后就赶往九分了。


金瓜石的时雨中学的一角。



这就是那里完全没有规划,各自有自己独一风格的屋宇,层层叠叠的,整个山头都是,啥是好看。



天色越来越难看,我的心也越来越害怕,因为天色不好,我的相机就无法发挥功能了。



没有时间品尝道地的闻名食品,找寻着悲情城市的影子。就在放弃的刹那,转个角就看到了。
然而,相机已经无法正常操作了。唯有默默地感受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好一个戏梦人生。有多少人可以那么潇洒呢?
这里的每个餐馆都古色古香,悲情城市所赐,这里不再悲情。


原味的升平戏院终于被我找到了。就在沾光的现代店铺旁,那么静瑟的,低调的存在着。
在我醒觉到肚子打鼓时,才发现到这里的店铺都陆续关门了。原来这里到了8点晚上会关门的。唯有前往最后一站,基隆夜市填肚子。

4 comments:

Yew TW said...

那张老人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真美。可惜你没有slr!要不然。。。

Yew TW said...

那张老人从电影里走出来的真美。可惜你没有slr!要不然。。。

小虾 said...

要不然我会掉进电影的陷阱。。。哈哈

Spooi said...

很喜欢那儿的瀑布,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