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消失以前

February 02, 2010




每天,打开大门,独步走向人群。

“人是群体动物,人类是无法一个人生活的。”
他的同学总是这样告诉他。他的这位朋友算是历经生活,活过了超过五个十年,豁达了很多,所以,到了这个年龄所说的话总有一些分量。

可是最近他觉得自己有一点不知所措,在清醒和不清醒之间,他好像不见了自己,就好像月亮不见了那么正常,而没有被人发现。或许习惯了关起大门,面对着一个人的他只是拿捏不到那些频密的转换,而有所怀疑。这是不是在莫名其妙之间一人分饰两角的画面,而那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孤独太久,离开面子书,没有和任何人联络,只是听到自己的声音,自言自语,自己自由的从不同的状态上抽离来回,自己越来越懒得和别人交流,也许真的会慢慢的消失在这个地球上。所以,享受了孤独太久,他必须投入人群去感觉那份活着的存在。

而为了确定自己的存在,加入了疯狂的群体喧闹,投入了社会的角色,群众的噪音,来来往往的邮件,像是被监视着的游移,一直被别人看着的自己却是步步为营的,有种控制下的逼迫。有一天,他也在纵目睽睽下不小心的不见了自己。因为他看到的自己越来越陌生,那个被喧哗掩盖的他有点不像他,他无法确定必须不时和不同的别人打招呼,说笑的他是否还是他。所以,他需要不定时的离开人群,确定自己完好的身躯和头壳是真的,还在。

每天,他还是打开大门,独步走向人群,在脑袋还没有完全进入混乱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