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记忆消失以前

May 17, 2010

总是这样

进来了
却只有发愣的份儿
有很多话
或 无话可说

一个部落

苟延
难道就是这样?

继续将泥沙
往身上曝露的缝隙
遮掩

难不成

一种离居的态度?

2 comments:

Susutta said...

沉默,也是我们的一部分。

Gromit said...

一切都无常